有哪些写作质量较高的中国当代年轻作家?

发布时间:2022-01-26   来源:未知    
字号:
  高二文科生,班里喜欢看书的蛮多,但同学喜欢的都是..唔..青春文学?为了找共同语言试着看了两本,但是有点失望,故来此提问,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
  王小波的作品 比较优秀 尤其 沉默的大多数 我的精神家园 等等。另外 莎士比亚的悲剧 喜剧 很优秀 可以多次重读 读书过程中 作者会推荐其他作品 所以越读越爽
  反对一切有名无实的畅销书,哪怕它好卖,哪怕作者名气冲天,哪怕你周围无数人给你安利。
  拒绝吧。如果你想让你的语文成绩不平庸的话。如果你不想让自己十七八岁的身体配着一颗十五岁以下发育的脑袋的话。
  题主问的是适合高二文科生的中国当代年轻作家的作品。
  我推荐几个。
  1.毕飞宇。你去读读他的《推拿》,《哺乳期的女人》等等小说,我觉得很好看,有深度,严肃文学。
  毕飞宇是64年的,算是中年作家吧,拿过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
  上学期他来浙大开了一个讲座,我去听了,讲的是汪曾祺的一篇散文,很有趣,获益匪浅。
  2.刘亮程。我买过他的一本《一个人的村庄》,像是散文,文字很好,看的下去。
  刘亮程是62年的,也是中年作家。
  他的作品基本都是乡土文学,看了很有感触。我觉得多读读对你提高作文水平非常有帮助。
  3.蒋方舟。这个应该大家都知道,年轻女作家。
  她的书倒是挺畅销的,我从初中开始一直看她的博客,她的一些文章都写得挺有深度。高中买过她的一本《我承认我不曾经历沧桑》,前面几篇写的不错,有点记者的那种犀利感,看得出蒋方舟是一个比较懂得扬长避短的人,她的短篇文章很多都能发挥出她的长处,就是很一针见血,文字简单凝练,不故弄玄虚。
  在这里再推荐一下柴静的《看见》,高中生读读也够了。虽然这本书也不算特别好,但是精华还是有的。
  4.莫言。这个应该不属于年轻作家的范畴,但是毕竟是诺奖赢家,我觉得高中生应该读一读本土诺奖作品,起码有个了解。
  很多人喷莫言的水平,说他得诺奖是捡漏。我承认他的魔幻主义比起马尔克斯似乎是欠缺了点火候,他的作品比起诺奖巅峰福克纳之类的好像也不够有水平,但我觉得他在中国国内已经算是前列作家了,我本人挺喜欢他的风格的。读过他的《蛙》,《檀香刑》,虽然文字处理上偶有不够自然之处,但是故事很好,小说结构我也很喜欢。魔幻现实主义不是说说的。
  5.笛安。我觉得笛安和郭敬明之流不是一个级别的,虽然她也是最世文化下面的作家,但是如果你读过她的书你会感觉到不同。郭比特人是青春文学,而笛安算是严肃文学了。而且她是一个很年轻的作家,我很喜欢她的《妩媚航班》这本短篇小说集,里面很多篇我非常喜欢,比如《宇宙》,《姐姐的丛林》。长篇小说里我很喜欢龙城三部曲《西决》,《东霓》,《南音》。在严肃文学里她的作品算是接地气的,适合年轻人看,不会觉得晦涩。在年轻人的口味里她又比较严肃,没那么多青春文学的中二感。
  先这几个吧,风格迥异,你可以挑你感兴趣的去翻翻看。
  当代青年小说编辑手记
  今年的“五四”青年节,B站联合各大主流媒体推出一段名为“后浪”的短视频,引发了一连串余波,既有感动的认同,也有激烈的争议。我们无意辨疏个中的是与非,但通过这场争议,可以再次看到“青年想象”的复杂性,集合了时代所有光鲜与脆弱的青年一代,远不是一场讲演,一种观点,一场争辩所能穷尽的。
  2019年《中华文学选刊》曾为纪念“五四”百年,策划了一次针对85后、90后作家的大型问卷调查,此次调查的初衷之一便是呈现当代青年写作的丰富与多元面貌。这一努力方向也贯穿于近两年本刊的编辑日常之中。今日与您分享一篇来自本刊青年编辑的手记,其中讨论了我们近期选载推荐过的部分青年作家小说。或许无法提供解读这一代创作者乃至这一代青年的终极密码,只能呈现一些文字镜像的碎片,但其中一定也折射出另一种真诚和另一些光芒。
  另一些浪花,另一些光芒
  ——当代青年小说编辑手记
  文 |古肩
  2019年,我进入《中华文学选刊》,成了一名文学杂志编辑。对于编辑行业,绝对是个菜鸟;对于文学阅读,却算长年浸淫,本科还做过好一阵文学评刊见习,多年之后,以职业身份再来看稿,除了技术上的更新,更多是惊诧于中国纯文学水准竟然有了如此巨大的跃升,简直今非昔比!这不是指登上期刊的每一篇作品都有“高级感”,大多时候选稿依然是一个披沙拣金的苦差,但只要你去仔细辨认,就能发现在传统现实主义的冻壤底下,一些新的芽苗在潜滋暗长:多变的叙事手法,灵动的语言表达,穿过皮囊对时代内里情绪的呼应,以及那种拆除边界,向影视、动漫、音乐、科幻、游戏、精神病理学等大胆取法的书写自由。这种种写作的野心或真心彼此聚合、互为激发,虽没有堂而皇之的正式命名,却在暗中孕育着文学复兴的新力量。我有幸成为他们的观察者。与文学评论家、学者的年度盘点不同,我为之激动并反复阅读的作者属于”另一个”名单,我却愿意逢人便推。因为来自这些青年作家的小说,蕴含了超越时间和边界的“好文学”的品相。
  游走万物之间、边界之上
  陈春成的中短篇小说,是过去一年的阅读中让我至为惊喜的。他是90后作家中非常有个人特色的一位。粗糙概括,汪曾祺式的古典故园与博尔赫斯式的现代迷宫拆散重组,变成了他笔下的废园。但只要你读完他的作品,又会发现,他远比此丰富。他的身上可能浓缩着一代青年写作者的经验。少年时期,被哆啦A梦、宫崎骏等动漫长期滋养;读书时期,出版繁荣,BT资源随手可得,文学、影视经典密集吸收,养成了良好的阅读趣味,将古典和后现代、幻想和写实无缝统一于他的灵感库藏。他直接越过了写自我的阶段,一出场就以万物为题,什么都敢写,试图用当代汉语去复刻任何一种文化样式:一本书(《红楼梦》弥撒),对联填字(《裁云记》),白日梦(《夜晚的潜水艇》),酿酒术(《酿酒师》),造剑法(《尺波》),西方古典音乐(《音乐家》)……在一个以糙笔写浮心的时代,他反其道而行之,躲在“深山电报站”,以万物为学问,没有功利心地研究又把玩。他笔触老练,用字沉静,想象又纵肆酣快,间杂萌态。浑然一个专心研学又玩心隆盛的老顽童,用游戏的耐心一块一块扫亮智力的暗角——它们或者因为古旧而遭到冷遇,或者因为太寻常而视而不见。在常识之上,他就势思接千里,接通一些不可言传的主题:幻想和现实连接的可能性(《夜晚的潜水艇》);写作野心的极境可能是取消写作(《传彩笔》);万事万物之间隐秘的牵连(《李茵的湖》);在意义离散的广大消沉感中,以藏物来安放内心的安宁(《竹峰寺》)……每一篇小说都不尽相同,迷醉于俗眼不可见的引力关系,在主题上持续变奏。
  陈春成摹景写物,让人读来以为是在纸上的福建旅行。后来再读东来《大河深处》,也会觉得自己“附体”了小说主角——那个都市小囡,随深山向导一起,穿林莽,溜索道,寻路云南一个边陲村寨,找到神秘男子(民国时人间蒸发、后来证实是来了这个村寨)人生最后一块拼图。细看字词搭建的乡村石屋,段落编织的藤蔓草木,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个虚幻的旅人。东来也是古典文学功底深厚的写作者,又经过多年的类型文写作历练,转手写这种小情节作品,早已是得心应手。小说既有纪录片的在场感,又时而跳闪如梦的片段,字句都因之复活。东来是90年生人,生在宁波,工作在上海,这篇云南背景的小说纯熟编造,让人不得不赞叹她化虚为实的能力。
  对于这一代写作者,故乡是写作的基地,却不是安全港,视野早已跟着身体到处位移,遥望齐州九点烟,世界各处,都敢一写。比如劳佳迪《夜色无边》,坐标美国,写作地点却是越南一处山谷。故事从一场阴风晦雨写起,华人老蒲热心帮我整理凌乱的院落,并挖出一具可疑的缅因猫“尸骨”……好心的老蒲以相助为名,行复仇之实:他深知“我”始乱终弃的罪过。如果说纯文学和类型文可以相互滋养,这篇小说便是一个成功范例。诉说欲旺盛的心理悬疑色彩,并不影响情节不疾不徐地推衍,随着事实真相揭开,情感的压强也在不断升级,就像暴风雨前闷到窒息的夏夜,就等一场大雨,酣然快然,把不同人物的悲欢离合与不可修复的记忆创伤,化成疾风骤雨,一股脑倾倒而下。
  昼温《偷走人生的少女》是全球唯一斩获乔治·马丁“地球人奖”的作品。我想《中华文学选刊》选载它,倒不因这个光环,而是它为我们提供了科幻向纯文学过渡的写作样式。人有没有办法通过操纵镜像神经元系统,进入他人的大脑甚至潜意识,实现知识和思想的同构?小说主人公这么干了,她不光克服了能力短板,还成了超世俗意义的人生赢家,代价是人伦丧尽,初心忘了,意识世界一片混杂。我们能看到成长小说那种按时间推演的稳健节奏,和出卖人性的撒旦母题,科幻只作为点染,增强文本的可信度,将其向着“人生不止有成功,还有自我觉知的边界与爱”这样文学的主题推得更深远而已。
  慕明的小说《铸梦》则汹涌着另一番瑰奇焕烂的风格,小说以古典设定来写AI原理,将先秦儒者所追求的礼,与当今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机理打通,以想象先人对于创造的极致、对原初之礼的穷究探寻。季子弗忌与工匠公输平协助工尹商阳,为楚王“以礼铸梦”,弗忌对礼的领悟几经变异:从儒家的法度,到礼即是美,及至造人之礼,到礼可赋予偶人以灵魂的自由,再到礼是自由和囚笼之间的交换,乃至构造世界的法门。层层递推,以华美考究的语言,展示了一个从微小到广远,从个别到普遍的哲学模型。小说本身变成一场实验,反复配比自由与规训的试剂,调兑出原初之礼的终极形态:礼、时间、永恒皆是幻梦而已……作者野心很大,思考也是辽远的;极大限度地展现了年轻作家的气魄:穷本溯源,只凭文字这一道极简工具为人世建模,捕获世界运行的法则。在她这里,文学早已跨界,犹如一架望远镜,伸进了政治、科学与哲学的幻境。
  词与物互相发现
  我常想,这世界上有另一种知识,不是科学理论、不是数学公式、不是历史记录或者说明书、旅游指南……它们只是细节,关于物品、动作、食色滋味或是情感的细小波澜……看到它、心有感发,化作词语、渐至章句,读一读、品一品,也能令人心胸开朗,感到这世界的面貌又清晰了几分。不约而同的,最近看过的几个好作品佐证了我的想法。
  首先要提起的是一位广州90后作家伍德摩。《凼凼转》是他在复旦创意写作硕士班的毕业作品。这篇小说恣肆运用粤语官话,却一点儿不影响阅读理解。因为小说中,词语本身元气淋漓、形色饱满,以至于令人惊叹,世间竟有这么多物什,叠床架屋、摇摇晃晃地堆砌了一个这般凋敝又灿烂的城中村异界。两个穷得啷当的少年,一个傻大姐,自发结成三剑客,走街串巷,识破了蛤蟆大盗,又反手向他拜师,学习那套偷鬼(偷东西)不偷灵的道法,却依然不能阻止这街村拆迁败亡的命运。小说结尾,侏儒与一村棚户同归于尽,令人怃然。小说让我们信服,这不只是一个化外世界的消失,一并消失的还有那些芜杂琳琅的物什,连同对应的丰富语词,以及由这词与物构成的另一个宇宙。
  王占黑的《去大润发》,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写得更加松弛、自在。大概每一个吃过咪咪、上好佳、乐事,学过新概念英语,看过宫崎骏的年轻人,都会被这篇小说唤起邻家好友一般的共鸣。小说里,因为一场复古怀旧的超市奇妙夜,青年教师“我”总算荡涤掉身为社畜的一身怨戾,找回了与过去相连的许许多多的记忆,关于贫乏、关于市井气质的较劲、关于适可而止的物欲,更关于人情的温度与人性的安宁。小说以绚烂的笔调写过期的味觉、丰赡又紧俏的廉价货、油印着这一切的购物邮报,写小市民无伤大雅的生活竞赛,写如何以匮乏突破丰饶。王占黑几乎在礼赞这背后的平民物质主义,一种并不关乎堕落的清爽的物质主义。这是但当电商涌入,丰富却被过度丰富所淹没,超市连同它富有烟火气、人情味的平民文化一同消逝,也让我们看到了短短二三十年间,城市生活加速发生的淘汰与迭代;卷裹其中的青年,也像一件商品,速朽、易逝,摇摇欲坠,也在这个进程间释放着廉价的光彩。
  薛超伟也是复旦创意写作硕士班毕业生。对于极致书写的追求,使得他对文字怀有洁癖,甚而选择以不写来致敬写作。早期作品《水鬼》能够看出他的写作才华。小说写了一个青年人在家族、爱情之中的边缘位置,他试图找到生而为人的坐标,却总是事与愿违。薛超伟擅长让句子变得非同凡响,那种平静的物理叙述,总夹带一些惊人的洞见,放大普通被普通遮蔽的部分。“他说他在看风景,国道两边是田野和群山,田野似乎是群山的倒影,彼此极力地近似着。”类似语句,足以让人把阅读变成一个摘抄作业。今年发表的新作,他更在意语言的减法,去矫饰,有意清淡、寡白。《上海病人》以“社恐”患者的眼睛看上海,从身体到心理,都蒙着病的阴霾。她的邻居是肺病患者,朋友是心病患者。她清醒自知,她和她们只是这都市的边缘暗角,以边缘暗角的心和眼看来,即便是短短几日的寓居生活,也到处需要拉锯与冒险。这些集合了自相矛盾与似是而非的病友,让我想起一些熟悉的时刻、面孔,身为读者,却与作家笔下的人物互相知心,互送手绢和假想的拥抱,在都市巨兽的阴影里,得到了深深的抚慰。
  可以构成对应的女作家,是陆茵茵。陆茵茵简直是我心中女作家的理想型,她执迷于细节,却不夹任何私货,细节就是细节,细节就是全部,她的小说就这样不紧不慢,花线毛衣似的,一针一线编织出来。比如《夜航》,写了一个无比平凡的年轻女生对高三生活的回忆。一个女孩儿跳着格子走路,书包好像离开肩膀,在真空里停留十几秒再掉下。从挑了白色酸奶味巧克力,想到白色的消失和考卷的焦黄;从考试选A还是C的小机心,想到上厕所,大家也会像买菜一样,往里面走走看看……诸如此类,一个物象激活下一个,好像词语本身是有生命、会繁衍的,她只是遵循了这套繁衍的逻辑,比物连类,渐至无穷。你为之迷狂,因为她摊开的也是你的记忆,你跟紧她,一点点看清过去,惊愕于最后发现的是那个面目渐次清晰的自己。
  台湾作家林秀赫《房间的礼物》,以物是人非的怀旧笔调,写一对恋人——房产销售员与殡仪工作者相恋又分手,只剩淡淡之交,唯一的仪式是互寄房间用品。几轮置换,几乎交换了房间……小说写得含蓄、刻意冲淡,很少有人把“分手”这个动词,用名词的耐心写成一个绵延的经过、一片海。“冷光复刻出奥晴脸上的阴影,从额头的泡沫海向下,山根的巧海、人中的知海、两颊的密海和酒海、下颌的宁静海,直到她胸前大片阴影的丰饶海。这些海,子杰都吻了,但他宁愿要美丽的她离开。”离情缱绻,都藏在这你来我往的交换与试探里,他们最终的障碍,既不是不爱了,或外力阻挠,而是情的无定、命运的无定及至可进可退的生活赌注,是后现代式的大虚无。
  历史、古风与巡逻兵
  评论界批评当代青年写作的常见论点之一,是写作的同质化严重、历史感不足。这当然有言之成理的部分,但也可能会遮蔽了更为多样的尝试。比如历史小说、古风题材和将要提到的巡逻兵。
  倪湛舸的岳云系列小说,立意不俗。她想从岳云写岳飞,给英雄去魅,岳飞执迷于报国,入世太深,虽冰心一片但终为俗人。儿子岳云却通透而早慧,开了天眼一般拥有道心,知道眼前和未来皆是荒芜。相对应的,则是秦桧、赵构等为权力斗争所扰的“空心人”。宋王朝与金国错综复杂的历史线索便从中抽拨。从人心与空心、而非忠臣与奸佞的二元对立来重审这段历史,必然会释放许多为道德弧光压抑的角度,比史料更真诚。这部书还在写作之中,值得期待!
  90后作者苏怡欣的《捉影》是篇古风小说,以古风题材写蕴含现代精神的志怪小说,讲一个满身怨戾的失意书生,投宿寺中,反被制成影人的故事。小说运笔机智,讽喻巧妙,兼得古典文言小说的幽玄意境和现代小说的冷峻美感。
  蒙古族85后作家索南才让在《作品》杂志“五连击”,发表了五篇小说。小说里的经验世界太独特,终生与马相伴的牧民,追击偷猎者的巡山队,枪战、摔跤、流血……带着来自深山林莽的气息,天然就是漂亮素材。索南才让没有浪费。他在《巡山队》里,安排巡山队员偷看了同伴的小说,结尾处,一个队员与偷猎者摔跤又被后者枪杀;不料,第二日巡山,当即应验了小说的结局……在《追击》里,一个恍恍惚惚的队长,寂寞、没有女人,捞不到油水,浑身不自在,发现了敌人踪迹,又预感到危机,进与退全无意绪,身体只剩盲动,招呼队友追击,一直走进偷猎者的埋伏圈里。两个短篇都颇有巴别尔《骑兵军》的魅力,短小精悍,带有内在的紧张,一方面来自无可预料的敌人,一方面来自阵脚自乱、命运无着的失控感。小说里的人物如同一群被抛弃在密林的浪人,以打牌、摔跤释放荷尔蒙,面对险情,凭一身冲动盲目迎上;嗅到危机时又会陷入迷失与真实的恐慌。索南才让以简洁有力的语词、紧凑的叙事节奏,写出了这个特殊群体勇猛、空虚而又茫然无着的处境。他同期发表的另外一组作品,“商店系列”与“巡山队系列”题材不同,但同样拥有现代小说的故事内核。《德州商店》将一个牧民医马事件的种种细部强力黏合在一起,爆出很强的叙事能量。
  过去一年多我在《中华文学选刊》接触过的这些作家和作品,让我对中国当代文学充满信心。这一批文学的新生力量,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丰富、多元和高级,最重要的是他们无须兜兜转转摸索,直接走进了写作的腹地:目击人之为人的内在困境,用故事追踪,并发出对于他者和广大世界的体恤。
  双雪涛。胡迁。
  蒋峰,双雪涛

标签:

书法文化
字画知识
书画学习
字画交流
西安供卵助孕多少钱包男天津助孕产子价格沈阳最大助孕公司女性做泰国试管婴儿供卵公司上海代孕包成功吴川供卵代孕深圳助孕包成功多少钱哈尔滨供卵助孕医院上海在找供卵不排队沈阳代怀宝宝上海借肚生子要多少钱深圳服务比较好的助孕厦门助孕选性别深圳地下供卵哪家靠谱合肥售后服务好的助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