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发布时间:2021-10-16   来源:未知    
字号: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安徽合肥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安徽省书画院专职画家、安徽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安徽省民盟书画院院长、安徽省文史馆馆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古灯今照/2016纸本工笔137cm×73cm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文/曹玉林
在当下多元并起,风云际会的中国画坛上,王仁华的人物画是一朵不可多得的奇葩。她浪漫而奇诡,凄美而冷艳,其强烈的艺术个性和丰富的文化蕴含,令人耳目一新,堪称女性美的生命咏叹和诗意述说,不论在艺术欣赏方面,还是在学术价值方面,皆有着别开生面的独创性,给人以极为广阔的审美空间和无比充分的阐释潜能。三年多以前,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以抒己见。如今,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王仁华的人物画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因此,也有必要对其作出新的解读和新的评说。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从画风体格上看,王仁华的人物画应属于是写意性工笔人物画。所谓“写意性工笔人物画”,意思是说她的人物画虽然筑基于工笔画的的语言和技法,但在创作理念和艺术精神上却是偏向于写意的。我们知道,按照一般的观点,中国画在表现语言上主要有工笔和意笔两种类别样式(兼工带写的小写意介于此二者之间)。尽管从理论上讲,工笔长于再现,弱于表现;意笔长于表现,弱于再现,但实际上这种区别只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故而在中国画的创作中,但凡是优秀的作品,不论工笔还是意笔,都可以各遂所需地服务于表现或再现,都能够通过具象、意象甚至抽象的不同视觉呈现方式而成就自我。王仁华的人物画虽然属于工笔画的范畴,但却是强调写意性的。那么,何为写意性呢?所谓“写意性”,顾名思义,“写”者,是抒发、表达(在古汉语中“写”字与“泻”字相通,认为“写”即是书写,乃是一种狭隘的一端之见);“意”者,是画家的精神主体。二者结合起来,即意味着“写意性”作品要具有抒情的特点,要能够彰显出画家主体精神。如果以上观点大体不谬,那么,我们以此来对照王仁华的作品,便可以看得较为明晰了。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从总体上说,王仁华的人物画有工笔和意笔两种类别样式,但工笔为其本格,意笔为其别体。王仁华的代表作尤其是一些参展获奖作品,几乎一无例外地都是工笔画作品。这些作品不论造型的坚实,勾勒的精准,还是构图的工稳,设色的鲜丽,皆符合工笔画的技法原则,有着工笔画的本体特征。不过,如果与一般工笔画或者说是严格意义上的工笔画相比,王仁华的人物画却又表现出一些与之不同的特点。这些不同的特点主要为以下两点: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第一、王仁华的人物画虽然造型坚实,勾勒精准,但并不追求对生活“真实”的克隆和拷贝,更不热衷对人物的“美化”或“丑化”,而是在充分尊重人物形象基本“真实”的前提下,通过对形象的适度改塑(如在女性面部饰以厚厚的白粉)和肢体语言的巧妙设计(如将女性的手臂故意拉长)等手段,使其笔下的人物从“生活真实”,一跃而升华为服务于其审美理想的“艺术真实”。因此,我们看王仁华笔下的女性形象,既不同于传统工笔画中的仕女,虽然很“美”,但却呆板、僵硬,缺乏生命活力,没有精神体温;也不象当下一些所谓“先锋”、“前卫”画家,对其笔下人物任意肢解、丑化,使之扭曲变形,而是美而不俗,变而不丑,奇诡而不荒谬,浪漫而不放肆,既有形有态,有血有肉,又有个性、有灵魂、有情感、有体温,达到了不“匠”不“野”,不“仙”不“妖”的极高境界。这一点,与历史上陈洪绶的人物画筑基于工笔画法,但在造型上却夸张怪诞,独辟蹊径,从而开人物画的一代新风,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第二、王仁华的人物画不仅在画面的形态上与一般工笔画不尽相同,而且在绘画的语言上也与一般工笔画有所区别。一般工笔画或者说是严格意义上的工笔画工整细致,规行矩步,一丝不苟,有着很强的确定性和操作性,程式化的特点极其强烈。而王仁华的人物画虽然也可谓之为工笔画,但却注重趣味和发挥,有着很强的随机性和自由度,并不完全受工笔画程式法则的束缚。我们看王仁华的人物画,一方面其线条的运动轨迹灵动、道逸(有些线条甚至有些纵意),不象一般工笔画那么呆板、纤弱,而是有着书法的骨力和韵致,不仅执行着勾勒表现对象形态边廊的造型功能,而且具备自身独立的形式美感,这种自身独立的形式美感在一般工笔画中是很少出现的;另一方面王仁华在描绘诸如服饰、器物、背景等块面状的物象时,不是象一般工笔画那样简单地平涂,而是采用积墨和分染相结合的方法,利用水墨渗化洇晕的偶然性和随机性,在物象边廊的内部创造出一种元气淋漓,迷茫微妙,倏浓倏淡,变幻莫测的肌理效果。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由于王仁华的人物画在以上形态和语言两方面,借鉴和兼融了写意画的抒情特点和自由精神,才成功地打破了一般工笔画程式法则的藩篱,进入了写意性工笔人物画的全新境界。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不过,形态的优长和语言的出色,并不是王仁华人物画最主要的过人之处,或换言之,并不是王仁华的人物画在当今画坛上独标一格,自成风范的主要理由和根据——虽然形态优长和语言出色,已充分显示出王仁华作为一位优秀人物画家的造诣和实力,足以令王仁华秀出同侪,跻身于当今一线人物画家的行列,然而王仁华人物画的最突出的艺术价值和最重要的美学意义,却并非表现在形态和语言方面,而是表现在精神蕴含和艺术趣味方面。笔者之所以用“生命咏叹”和“诗意述说”来概括王仁华人物画的特点,其立足点和着眼点也主要是落实在精神蕴含和艺术趣味方面。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人物画的精神蕴含和艺术趣味方面的最大特点是什么?笔者以为,王仁华人物画精神蕴含方面的最大特点是怀旧,而在艺术趣味方面的最大特点则是唯美,这在王仁华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很清楚。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我们知道,王仁华的人物画除极少数外,大多都是以青年女性作为自己的表现对象,既有生活在旧时代的青年女性,也有生活在新时代的青年女性。但不论是生活在旧时代者还是生活在新时代者,她们都一无例外的妩媚、娇艳、鲜活、性感,不但有着美丽姣好的容貌、身姿,而且有着丰富微妙的内心世界和思想情感。对于生活在旧时代的青年女性,王仁华并未具体地交待她们所置身的年代和各自的身份,甚至有意识地淡化她们生活的年代和身份(从服饰和举止看似为清末民初,而身份则较为暧昧),因为在王仁华看来,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她们那种寂寞而闲适的生活方式,优雅而慵懒的精神面貌,来述说自己的情感思绪,咀嚼人生的体验况味,表达对女性生存状态和历史命运的关注和思考。毫无疑问,王仁华的这些表现旧时代青年女性的作品,都是带有淡淡的感伤和怀旧情绪的。看王仁华的这些作品,如同读李商隐的诗、易安居士的词、《聊斋》中的故事和张爱玲的小说,既意味无穷,又风情万种,那浪漫而奇诡的艺术氛围,凄美而冷艳的颓废气息,令你不由得不为之动容,不能不赞叹王仁华的天分和才情。也许是因为本身既是一位女性,又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的缘故,王仁华内敛、细腻,多愁善感,与一般人相比,更重视自己的内心世界,更同情女性的遭际和命运,虽然生活在世俗之中,但却没有浮躁的心态和膨胀的欲望,始终与琐屑和喧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这种距离和没有这种距离大不一样)。不消说,这一女性特点和宗教情怀对于王仁华的艺术创作是有着深刻影响的。这不仅在王仁华表现旧时代青年女性的作品中有所反映,而且在王仁华表现新时代青年女性的作品中也同样有所表现。和前者一样,王仁华表现新时代青年女性的作品,一般也不交待她们的身份和职业,更没有任何宣教性的主题,而是每每将她们置于扮上戏装或正扮装,准备登台演出前的特定时空之中(有些虽然不是扮的戏装,但面部也饰以艳丽的浓妆或白粉)。王仁华这样做的目的,除了其艺术趣味上和美学取向上的追求之外,更多地是出于精神上的寓意。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的首创者荣格,曾提出过“人格面具”的命题,认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带着“人格面具”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王仁华的笔下,这些女性脸上的油彩和白粉,便不无“面具”的意味。因为作为男权社会中处于弱者的一方,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女性都要应对远比男人更多的痛苦、磨难、困扰和诱惑。虽然当下女性的地位已有所提高,女性的尊严已开始觉醒,但传统的观念和习惯的势力却仍然常常将女性视为男人的附庸。故而在这种现实的背景之下,如何既一方面坚持女性独立、自由的人格,又另一方面不失女性美丽、温柔的性别特点,则不论是对于女性自身而言,还是对于整个人类社会而言,都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严肃课题。王仁华无意用手中的画笔去解答这个课题,也不可能解答这个课题,然而透过她作品中的那些跃跃欲试,正准备粉墨登场的青年女性的形象,人们却似乎能够从中得到某种启示。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最后,为了避免出现歧见,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王仁华对于女性美的生命咏叹和诗意述说,虽然从总体的精神蕴含上看是“怀旧”的,但这种“怀旧”却不是守旧,更不是陈腐,而是既有吸纳与沉潜,又有扬弃和超越。这其中王仁华所吸纳者,主要是气象和境界上的汉唐之风:大气、朴拙、简约和浪漫;所扬弃者主要是情调和技法上的明清人作派:甜俗、雕凿、暮气和琐屑。通过吸纳与沉潜,扬弃和超越,王仁华笔下的女性,不论生活在旧时代者,还是生活在新时代者,都既有含蓄恬静、优雅婉约的古典之美,又有动感十足,不拘一格的现代之美。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例如在王仁华的作品中,身穿吊带睡裙,脚趾甲上涂着黑色蔻丹的新潮女子,手里却拿着作为传统文化符号的戏曲木偶(《一味在手》);而穿绣花鞋和紧身旗袍的古代仕女,却踢着只有现代才有的欧式足球(《鞠球图》),其想象之奇特丰富、构思之浪漫大胆、手法之圆熟巧妙,令人叹为观止。因此质言之,王仁华的所谓“怀旧”,其实是“怀”而不“旧”,旧中有新,新与旧既相互融合,又相互碰撞,充满了内在的艺术张力,达到了集传统盼古典之美和时尚的现代之美于一体的极高境界。同样,王仁华艺术趣味上“唯美”,也不是如教科书上对“唯美”所下的定义“外表华丽,内容空虚”,而是女性美的心灵投影和情感折射,尽管王仁华的的作品没有先验性的宣教主题,但却有着丰富的精神性文化内涵。例如在王仁华的笔下,不论是镜子、油灯、折扇、白粉、木偶、长发、蔻丹、水袖……皆有着不言自明的内在含意,与其说它们是道具,还不如说它们是象征,是王仁华笔下的那些青年女性的文化徽章和精神符号。因此同样质言之,王仁华所谓的“唯美”,其实是“美”而不“唯”,“美”中有“真”,“美”中有“善”,只不过王仁华的这种以“美”为主,用“美”来统一“真”和“善”的做法,与那些或一味求“真”,或刻意显“善”,故而难免会受到目的性钳制的做法相比,更忠实于艺术家那不为人知的隐秘心灵,更符艺术创作的本质和真谛罢了。三年多之前,笔者在分析王仁华的作品时,曾用“亦真亦幻的灵魂之舞”来进行描述,认为王仁华的人物画“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是画家心中流淌出来的歌;亦真亦幻,亦梦亦醒,是画家精神跃动的灵魂之舞。”如今,随着时光的流逝,王仁华的生命之歌唱得越发曲折委婉,真切动人;灵魂之舞跳得越发婀娜多姿,从容自信。毫无疑问,王仁华的艺术潜质和发展前景不可限量,在今后的日子里,她一定能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和更多的启示,让我们拭目以待。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王仁华——诗意述说写意工笔人物画艺术

标签:

书法文化
字画知识
书画学习
字画交流
西安供卵助孕多少钱包男天津助孕产子价格沈阳最大助孕公司女性做泰国试管婴儿供卵公司上海代孕包成功吴川供卵代孕深圳助孕包成功多少钱哈尔滨供卵助孕医院上海在找供卵不排队沈阳代怀宝宝上海借肚生子要多少钱深圳服务比较好的助孕厦门哪个助孕机构好深圳地下供卵哪家靠谱合肥售后服务好的助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