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温州书坛耆宿张鹏翼:诗文之外,书法可慢慢来

发布时间:2021-12-04   来源:未知    
字号:
仲和
九十岁的书法家萧耘春先生前不久论及书法,他第一句话却是年少时听其老师张鹏翼先生对他所说的一句话:“‘你要把诗和古文学习好,至于书法,可慢慢来。’这句话得益至今。”
“有涯岁月为诗祟,强半光阴被墨磨。”诗歌与书法是温州现代文坛耆宿、书坛名家张鹏翼先生(1898—1996)一生全部的精神世界。由浙江省文史研究馆、浙江美术馆、中共平阳县委、平阳县人民政府主办的“振迅鸿归——张鹏翼书法作品展”(7月30日至8月21日)在浙江美术馆8-9号展厅对外展出。张鹏翼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温州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著有诗集《紫霞山馆诗存》、《张鹏翼书前后赤壁赋》《张鹏翼书艺概长卷》等。晚年喜以鸡毫作书,苍劲不凡,挥毫洒脱,发掘了中国书法线条的一种新的表现方式,他认为,"清"是书法艺术的第一要素。
对于张鹏翼的书法,苏渊雷先生曾在《张鹏翼书法作品选》的前言中写道:“垂髫学书,80年如一日。历参晋唐诸贤,中岁专攻今草,从孙过庭《书谱》入,兼及怀素,上溯智永、二王,旁涉汉隶北碑,不求变而变,不祈新而新。谓书法最高境界,厥在写我学问,抒我性情,字外大有事在。50岁后好鸡颖作书,另饶韵味。山谷道人所谓‘用三文买鸡毛笔书之’是也。技进乎道,渐近自然,人书俱老,神明不衰,鹏老有焉。”
张鹏翼(1898—1996),浙江平阳人,温州现代文坛耆宿、书坛名家。字自怡,号养拙、忍默居士。其书法从李北海出,晚年喜以鸡毫作书,名重江南,作诗学杜少陵。
温州现代文坛耆宿、书坛名家张鹏翼先生(1898—1996)
张鹏翼书法初从欧阳询《化度寺碑》入,辅以翁方纲求其逼真,行书学李北海《麓山寺碑》、王羲之《兰亭序》,用笔瘦劲,结体内敛,清劲端方。中年后专攻今草,钻研孙过庭《书谱》三十馀年,“池水尽墨”,不仅字法了然于胸,而且文理精熟。五十岁后专以鸡毫笔作书,笔墨语言为之一变,线条柔刚相济、枯湿多变,更旁及汉隶、南北朝碑刻,增其骨力,书风愈显苍劲浑厚,高古清雅。
他曾自言:“余平生耽好诗词古文、释道之学说。治学同时,留身翰墨,无间临池。初从欧阳率更《化度寺碑》入手,复以翁方纲,求其毕真,历数十年。年近40,兼及唐代诸名家,行楷学欧,临《兰亭集序》,小真书习大令(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中年后专攻今草,从孙过庭《书谱》入,兼学怀素,上溯智永、‘二王’。晚年旁及汉隶、北碑。50岁后,专以鸡毫笔作书,用以达到柔中有刚、枯湿多变之效果。岁月匆匆,今已94高龄,仍日日临池不倦,意在立新。”
书法之外,张鹏翼在国学古曲诗词方面造诣深湛。13岁从著名学者王鼎铭学诗,21岁从浙南著名教育家刘绍宽攻诗文。早年参加刘绍宽组织的“戊社”活动,上世纪80年代,参与梅冷生、王敬身、方介堪、吴鹭山等发起的“东山同人雅集”。早年诗学李商隐,后上溯杜甫并以为宗,晚年也受黄庭坚“盘空硬语”笔调的影响,瘦硬通神,吟咏抒怀。其诗有对书道诗理的穷微测妙,如“有涯岁月为诗祟,强半光阴被墨磨”“养拙存吾道,嗜书甘作佣”;有对世俗功利的主动远离,如“云烟过眼功名淡,恻我飘零白袷衣”“慧业三生说,虚名一笑轻”;更多的是淡泊达观的人生态度,如“世路险巇无足怪,秋毫得失岂关才”“秋后情怀甘淡泊,醉馀芒角吐肝肠”“问世无心愁网蝶,清斋有味爱寒菹”等等,读其诗,如见其人。
张鹏翼勤于思考,勇于探索,崇尚传统,又力主创新,是一位具有创新精神的书法家。他以鸡毫作书,苍劲不凡,挥毫洒脱,发掘了中国书法线条的一种新的表现方式。他主张理论与实践并重,天分与功力并重,人品与书品并重。认为"清"是书法艺术的第一要素,“笔清”然后论字之优劣。他诗翰并举,在作书的意境上,主张"道心"透"禅理",认为佛家空虚超脱,道家清静无为,学书者得其妙谛,自有裨益,清空一切才能入神。他曾说:“练书法就像打太极拳,可以运气入静,万虑皆消,富有禅味,且鸡毫作书可达柔中带刚的效果,功夫愈深,效果愈好。若能心到手到眼到,可表达自己的个性,达到性情自怡的境界。”
此次展览也是浙江美术馆为挖掘整理浙江地方文化资源的一次努力。
张鹏翼书法,包世臣论书
张鹏翼书法《黄山谷诗》
张鹏翼书法《李白诗》
张鹏翼书法《韩偓诗》
对于张鹏翼的师友圈,据浙江美术馆陈纬撰文介绍,张鹏翼髫龄时即从平阳清拔贡王鼎铭(1865—1927)学习古文诗词,21岁开始受业于著名教育家、经学家、古文家、诗人刘绍宽(1867—1942),深为业师赏识,在刘绍宽《厚庄日记》中专门提到张鹏翼就有82则之多。早在抗战时期,张鹏翼便参与成立于1928年的平阳“戊社”雅集活动,他的诗句常被刘绍宽评为“冠场”之作。张鹏翼一生膺服刘绍宽,曾呈诗云:“牙签玉轴日相亲,著述千秋富等身,瓯海文章崇此老,桐城宗派更谁伦。”
杨悌(1881—1951)与张鹏翼同门,早年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中央大学法科。生平好学,著述甚丰。书法造诣尤精,碑帖俱擅,所作遒劲峻逸,凝重老辣。晚年移居平阳白石街,与张鹏翼为邻,以读书写字为业。张鹏翼受其书法影响甚大,五十岁后开始鸡毫作书,启发自杨悌。杨悌曾因张鹏翼请,为之撰《紫霞山馆记》,云:“鹏翼从厚庄刘先生游,治古文辞,讲求义法,自韩欧曾王,以至归方姚梅诸家,皆诵读而模拟之,以求合乎古。”
杨悌书法作品
声名遐迩的“棋王”谢侠逊(1888—1987),平阳凤巢人,居平阳县城西门。民国年间被全国象棋界推为棋坛总司令。抗战期间,为抗战募捐,遍访南洋,力挫群雄,名扬海外,周恩来赞其为“爱国象棋家”。象棋之外能书诗,有《棋王谢侠逊诗文选》一书行世。张鹏翼曾写诗誉其“信有诗才追柳子,曾传奕谱胜《桃泉》。”
与张鹏翼另有交集的平阳同辈诗人、书画家还有画家苏昧朔(1900-1966)、数学家苏步青(1902—2003)、诗人苏渊雷(1908—1995),世称“平阳三苏”。尤其是钵翁苏渊雷,与张鹏翼的交往,更是古横阳城的一段文化佳话。文革期间,苏渊雷被遣还乡,“吟踪八载滞山城”,在平阳广交朋友,奖掖后学。与张鹏翼最为相契,视为平生知己。张有诗:“少事文章老未休,苦心煞费识刚柔。最难叨契两师友,前有龙头后虎头。”注云:“生平师友最相契者,前有厚庄师,后有钵水翁。”苏渊雷十分推崇张鹏翼书法,1989年,苏渊雷为张鹏翼书法展撰前言,誉其“技进乎道,渐近自然,人书俱老,神明不衰。”
苏昧朔人物画
苏步青书法
陈纬在文章中介绍,除同邑平阳外,张鹏翼与温州其他地方的诗人书画家往来甚密,互相影响。早在抗战时期即时有随乃师参加前辈诗人的诗社活动,与温州同辈诗友便有往来。上世纪80年代,张鹏翼参与梅冷生、王敬身、林镜平、方介堪、吴鹭山等发起的“东山同人雅集”。交流切磋,诗酒唱酬甚笃。在张鹏翼《紫霞山馆诗存》中,留下诸多与温州诗友间的唱和之作。
温州东山同人雅集(左1王敬身,左2林镜平、左3张鹏翼,左4方介堪)
除苏渊雷外,其中与王敬身、方介堪往来唱和尤多。1981年由方介堪介绍,张鹏翼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又推荐张鹏翼参加中日书法兰亭笔会。
张鹏翼对萧耘春、林剑丹、张如元、马亦钊等温州晚一辈的诗书名家影响甚大。萧耘春是张鹏翼的入门弟子,早在中学时期便随之研习古诗文与书法。入门之初,张鹏翼一句“先把书读好,书法慢慢来”平常的话,影响了萧耘春一生,终成就其诗文并重的章草名家。
萧耘春书法作品
当代著名书法家谢云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秘书长,也是张鹏翼的学生,中学时期便受乃师的影响,擅以鸡毫作书,书求创新,书风天真烂漫。张鹏翼的朋友圈或为多年老友,或为学者名流,或为书画同道,或为后学晚辈,是温州近现代的文化名流群像。他们之间的诗词唱和、往来书札、交往轶事,是研究近现代温州文化精神与特征重要旁证资料。
——————————
延伸阅读|书法心得杂谈
张鹏翼
余平生耽好诗词古文、释道之学说。治学同时,留身翰墨,无间临池。初从欧阳率更《化度寺碑》入手,复以翁方纲,求其毕真,历数十年。年近40,兼及唐代诸名家,行楷学欧,临《兰亭集序》,小真书习大令(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中年后专攻今草,从孙过庭《书谱》入,兼学怀素,上溯智永、“二王”。晚年旁及汉隶、北碑。50岁后,专以鸡毫笔作书,用以达到柔中有刚、枯湿多变之效果。岁月匆匆,今已94高龄,仍日日临池不倦,意在立新。回顾几十年探讨艺术的艰难历程,殊有感慨,兹将平生所得略述于下:
一、法诀
书法具有抒发作者生活感受、理想、情趣的精神作用,也是一种寄托人情的特殊艺术。要使这一特殊的艺术能得心应手地将内在的精神境界抒发出来,却不是轻而易举、朝夕可得的东西,而是要有持之以恒、知难而进的终身奋斗的精神。君不知?四时花木,虽各有态,但单轮(单瓣)之花易开易谢,重瓣之花则慢放难调;桃花虽艳,但经不起风雨的袭击,然秋菊虽晚,但能傲霜。学书亦然,不可急于求成,要练好坚实的基础功夫。先从规矩入,吃好“开口奶”。如未学规矩,或学不透,速生“巧心”,则为弄巧成拙。同时,学书者心要灵,落想要高,落想高追求自高,追求高,“巧心”自生!在学的过程当中,有学当没学,量力而行,不可好高,不可性急,急则乱,乱则无成。东坡云:“我书意造本无法。"此乃先从法入而后从法出之真言也。当今有些年轻人学书,喜走捷径、闯邪路,为急于谋名而不择手段地寻求“良机”表露自己,真所谓“未吃三日素,只想上西天。”有趣的是,他万一被“良机”带上西天的话,一且发现旁人都以苦修而成“仙”,皆有腾云驾雾之本领时,难道不为自己还被“良机”支撑而感到痛苦、羞愧吗?此真乃徒费心机,断送光阴而已。俗语道:“迟花慢放”,学书者不可不解此中之真谛;“方求无津涯,不作井蛙喜”,也不可不悟也。
名利之心,人之本性,欲求オ名,利必淡然。人不必好名,好名易生骄傲之心;应惜名,惜名自有求进之意。所谓“流芳百世,遗臭万年”,虽各为名,但名之各异。人生应求其美名,美名即“正”也。
张鹏翼书法《论书诗》
二、生趣
书法貌清、骨清;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正如古人所说的:“字向纸上皆轩昂”,自成生趣,识者惊目。否则,如剪纸之花,字匠之所为。所谓生趣,即为书法艺术的精神内涵,以风采、骨气为主要的精神依托,能反映人的精神气质。因此,书法家不仅要有“书内功”,而且还要有“书外功”。故古往今来,书法界十分注重书家自身道德情操和与之相关的姊妹艺术的修养。“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读书多,见识广,积理富,融会贯通,其书自然“达其情性,形其哀乐”。
张鹏翼书法《诸葛亮诫子书》
三、稚拙
杜少陵题《殿中杨坚见示张旭草书图》所云:“锵锵鸣玉动,落落群松直。连山蟠其间,溟涨与笔力。玉动状其疾徐,松直状其苍劲,连山状其起伏,溟涨状其浩瀚。而所谓悲风生微绡,万里起古色,以笔有古意也。”真是既浩瀚,又有内涵;既悲忧,又有愉快。情真意切,寓情于书,生动感人。如果说生趣是书家情神气质表露的话,那么稚拙正是书家含蕴胸怀的体现,给人以天真、古朴、厚美的享受。
作书开张易轻巧单薄;收敛易浑厚含蓄。因而学书应先敛后开,再由开至敛,不求外形,注重内含,内含既得,“巧”自然寓于拙中。
四、离合
米襄阳作书,初,人嫌其太似古人,后即大变,自成一家,为世人所推崇。但如果没有“太似古人”,如何会“自成一家”?学书有法,也无定法。成法是前人的经验,学古人似古人,得成法之法,应言之为合,可是不能“墨守成规”,“食古不化”,应博采众长,遗貌取神,写我之学问,写我之性灵,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前无古人地闯出一条新路子,不断变革,自成风格,这样就不会被历史所淘汰,此应言之为离。规矩至不规矩,不规矩中仍见规矩,离合之意始露。
张鹏翼书法《诗传船载联》
五、禅味
《论语》云:“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所以书法和其他艺术一样,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它以美的情趣来慰藉人的生活,陶冶人的性情,解脱名利熏心的束缚。“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因此人的情性思绪莫不受周围客观环境的影响。心静即字清,心浊即字俗,欲去粗俗,必须澄清杂念,解除烦恼。烦恼除尽,无滞无碍,心镜明透,海阔天空,情致所书,心手相忘。此时,自能渐入妙得天趣的清静境界。清静者即禅也。
校对:丁晓

标签:

书法文化
字画知识
书画学习
字画交流
西安供卵助孕多少钱包男天津助孕产子价格沈阳最大助孕公司女性做泰国试管婴儿供卵公司上海代孕包成功吴川供卵代孕深圳助孕包成功多少钱哈尔滨供卵助孕医院上海在找供卵不排队沈阳代怀宝宝上海借肚生子要多少钱深圳服务比较好的助孕厦门助孕产子哪便宜深圳地下供卵哪家靠谱合肥售后服务好的助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