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你的格局应该更高些,批判贾平凹贾浅浅是你的一大败笔

发布时间:2021-10-16   来源:未知    
字号:
司马南先生在今年的2月份出的一期话题视频,绵里藏针地批判贾浅浅,顺带也把贾浅浅的老父亲贾平凹批判了。正是因为这期视频,让我看到了你的格局并不是很高,而且也搬起了石头砸到自己的脚。
司马南,你的格局应该更高些,批判贾平凹贾浅浅是你的一大败笔
司马南先生是何许人也?其实我也不知晓。看他的认证有两个词:学者,书家。学者好理解,但书家——何谓书家?是书法家的简称吗?我等文化素养较低,自然理解不了书家是啥含义,所以好奇,因此一问。
言归正传。等等,还需要唠一下。司马南先生,虽不知他是何许人也,但他的话题视频我是每期必看,我虽然不追星,但很显然司马南先生已然成为我目光所及的星。司马南先生,首先,是这个名字取得好又巧,让人转瞬之间会联想到司马迁;其次,口才好,毫不夸张地说,是我在有生之年见过的口才最好的话题视频主聊,没有之一;其三,学识渊博,古往今来,融贯中西;其四,眼光毒辣,嗅觉敏锐,哪里有焦点哪里就有他的影子,没有焦点也能制造出焦点;其五,表情丰富,肢体语言极富吸引力。因此,司马南先生400万粉丝,是实至名归的。
那么,言归正传吧。在今年的2月份,司马南先生开堂惊言,唠起贾平凹和贾浅浅父女俩,唠到最后,司马南先生来了这么一句:“作为大学教授应该传播正面的价值观”(大概意思)。看到这里,我这个小伙伴开始陷入沉思,我就想,贾平凹女儿贾浅浅的“屎尿诗”,虽然看起来不雅观,但并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不雅观,充其量是试一下水的深浅,完全构不上“毒流”,况且,民众的文化和鉴赏水平低,只能读懂这一类诗,那些高大尚的诗,是给“小众”看的,贾浅浅的诗是吻和大众,“大众文学、百花齐放”,我觉得很好,她绝对不会祸害到大众因读“屎尿诗”而去干龌龊事,因而我认为,贾浅浅的诗是富有营养的,因为她泽惠的是大众,而不是“小众”。司马南先生如若看到我这一段谬论,也许会大为光火,其实不打紧,有时间的话,建议司马南先生去品一品某“脑残女诗人”的“意淫诗”:我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睡你,不过是两具尸体碰撞出火花(大概意思)。相比之下,贾浅浅的诗作立意更新、隐喻更深、用词更拽、直击世态的力度更大。因而,司马南先生,咱们无须上升到“教授要传播什么什么”的说教高度,教授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有七情六欲的人创作出来的诗才抑扬顿挫。
在这期话题视频里,司马南先生,你说对了一句话,我认为你说的非常之正确。你说:“不是说你批评的我就接受。”那么,你这句话反过来说,即是“不是说你司马南批评的她贾浅浅就接受”。你的这个观点,我是鼓掌拥护的。
司马南先生,最后想跟你探讨一下文学。我虽然不是文学家,但我有一颗无比热爱文学的心,这样的文学晚辈,想必你是不会拒绝探讨的。我认为,文学这玩意儿,其实就像烹饪,想下什么菜、做成什么样的味道,各有各的需求和招数,肯定不会有一个法定的规则,不然就谈不上“百花齐放”了。贾浅浅只是写“花开”而已,还没有到“啊我要去奸(见)你”的地步,更没有到某“脑残女诗人”的“我要去睡你”那么肤浅。对吧司马南先生?再唠会,还记得90年代的“地摊文化”吧,到处有摆卖“黄色书刊”,曾一度因黄而被“剿灭”,可是殊不知,连同被剿灭的是数以亿计的打工仔们的业余文化生活需求,如果那时候司马南先生已成为书家,如果能振臂一呼,呼吁不要群剿,而是把“不是很黄”的书刊留下来,那么,也许就不会出现后来的“东莞扫黄”了。
不可否认,司马南先生是个一等一的聪明人,但我弱弱地觉得,像贾浅浅的“尿屁诗”,既然入不了你眼,那又何必去与之捆绑呢?你的格局应该整得更高些,咱要话题,就要巅峰式的,再不济,咱多聊聊广大劳苦大众的出路如何?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标签:

书法文化
字画知识
书画学习
字画交流
西安供卵助孕多少钱包男天津助孕产子价格沈阳最大助孕公司女性做泰国试管婴儿供卵公司上海代孕包成功吴川供卵代孕深圳助孕包成功多少钱哈尔滨供卵助孕医院上海在找供卵不排队沈阳代怀宝宝上海借肚生子要多少钱深圳服务比较好的助孕厦门助孕中心咋样深圳地下供卵哪家靠谱合肥第三方助孕的孩子